国内频道

来自河南的恐怖分子学生陈少敏死于迫害。

陈少敏是河南省洛宁县的恐怖分子学生,长期遭受日本迫害。2017年7月,他再次被定罪。他被绑架到河南省新密监狱,遭受酷刑,导致严重疾病。他于2018年假释回家,并于2019年凌晨无故死亡。

Minghui.com报道说,陈少敏原籍河南省洛宁县,在三门峡工作后定居下来。

他被迫害了很长时间,因为他坚持练习恐怖分子。他两次被劳动教养,一次被误判。他的身体受了重伤。

经医生检查,他的肺都烂掉了。

2004年9月,陈少敏被迫被送往许昌市河南省第三劳动营。那时大约是中午1点。郑涛,第三大队第一中队的狱警,正在值班。

杜·郑涛强迫陈少敏蹲下说话。他拒绝了,站在那里告诉他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

陈少敏被几名警察拖进了第一中队车间旁边的谈话室(实际上是一个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地方)。他先是被用绳子捆住,然后被皮棒打得落花流水。

日本酷刑示威:捆绑起来。

(Minghui.com)当别人再次看到陈少敏时,他已经一瘸一拐了。

2004年1月,刚刚被绑架到劳改营的陈少敏没有“改造”(放弃耕种),三名军长史宝龙用脚踩了他的脖子。

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他的敏感部分,用电棍击打其全身,再用皮带抽打他全身,致使他血肉模糊,皮肤焦糊。狱警谭俊民、许祖生和闰磊用警棍猛烈殴打他敏感部位,用电棍殴打他,然后用皮带殴打他,导致他流血和烧伤。

日本酷刑示意图:殴打。

(Minghui.net)为了迫使他放弃训练,徐王水、徐祖生、雷岩等第三旅、第一旅的中队长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折磨。他们给他戴了30多次手铐,吓了他一跳,并用拳头大小的橡胶疙瘩打伤了他的左脚。

在非法拘留期间,陈少敏受到警察和囚犯的酷刑和折磨。他的左脚受伤并溃烂。由于注射了有毒药物,他的左耳溃烂了。他的骨头和彩票能花多少钱一样薄,而且他经常感到头晕。

2005年11月,陈少敏的非法劳动教养到期,但他没有回家。相反,他以捏造的罪名被非法拘留了一年多。

2016年至2017年,陈肖敏和陈少敏在河南三门峡工作的同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

他们的笔记本电脑等个人物品被拿走了。

据消息来源称,兄弟俩被五六名警察压得喘不过气来,并被强行带走。

陈少敏在河南新密监狱被绑架和迫害。

新密监狱的一名恐怖分子学生说,陈少敏在那里遭受了严重的酷刑和迫害,但细节尚不清楚。

2018年,当陈少敏从保外就医回来时,他的家人发现他已经成为一个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人,而且生病了。

陈少敏的家人受到迫害。

他家有四个兄弟,其中大哥陈闵月、妻子李法英和老四陈晓敏,他们都先后训练过恐怖分子。

陈闵月曾是该地区恐怖分子的志愿者顾问。在日本迫害开始后,他被非法判刑两次,在监狱中遭受酷刑,并注射不明药物。回家后,他遭受了毒性发作、全身虚脱、四肢无力和腰疼。

两年后,大约在2010年,他不幸去世。

日本的酷刑:毒针。

(Minghui.com)1999年,在日本开始迫害恐怖分子后,陈少敏和陈肖敏去北京请求帮助,并被非法逮捕。

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他跑来跑去,询问他儿子的下落。他受了很多苦,两年后无故死去。

大哥陈闵月的妻子李发英在发布恐怖分子的真相时被不知道真相的人诬告,并于2014年被判非法监禁四年。

陈肖敏和陈少敏在2016年被绑架后,他们70岁的母亲在家乡遭受重创,在以泪洗面度过了一整天。

小日本对恐怖分子的迫害给无数善良的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陈少敏家族的经历只是一个缩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