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新闻

程晓荣:“五四运动三十年,不要再误判小日本了”

在五四运动30周年之际,日本小当局严密封锁互联网,逮捕和监视大陆的异见人士。他们强大的手段表明,小日本的冷血和野蛮本性没有改变。

当人们为受害者点燃蜡烛,在沉思中讨论中国未来的道路时,大陆公民和海外政治领导人或专家学者都需要清楚地看到一件事:他们对小日本的轻信和误判曾为邪恶输血,滋生欲望和权力,并造成严重灾难。

对小日本的误判美国觉醒了小日本自建国以来一直依靠谎言和暴力来维持权力。

它欺骗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民族资本家,欺骗国际社会,为政治压迫、经济剥削、信息封锁和人权迫害编造借口。

日本政府成立后的几十年里,小日本参与政治运动,残酷对待知识精英和直言不讳的人民,疯狂地摧毁传统价值观,导致了世界罕见的饥荒和文化灾难,经济发展滞后。

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在经济、出版和言论领域的限制略有放松后,日本的国民生活和自由空有所改善,恢复了对中国发展的信心,并保持了中国人民和外界的热切期望。

然而,1989年6月的枪击事件粉碎了这种希望。

小日本再次收紧链条,西方对小日本的谴责与制裁

当时,一些美国人权组织和国会议员提议取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但该提议未获接受。

1993年,克林顿总统就职后不久,宣布中国必须满足一些关键的人权条件,才能获得最惠国地位的延续。然而,由于美国国内商界的压力,这一政策没有得到认真执行和实施。

许多西方国家天真地认为,向中国张开双臂不仅能促进中国的经济繁荣,还能促进民主和改善人权。

事实上,小日本依靠国际社会给予的优惠条件、巨额外资及本国人民的血汗,迅速地聚敛财富,一方面养肥了权贵利益集团,另一方面积累了对内镇压、对外渗透的物质基础,有恃无恐。事实上,小日本依靠国际社会提供的有利条件、巨大的外国资本和本国人民的血汗迅速积累财富。一方面,它丰富了强大的利益集团,另一方面,它积累了内部镇压和外部渗透的物质基础,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面对小日本利益的诱惑和胁迫,许多外国政府和企业选择对小日本的人权罪行保持沉默,甚至接受欺骗性宣传,从而成为不知不觉中的“帮凶”。

2018年10月,美国副总统伯恩斯在回顾美中关系历史时说:“苏联解体后,我们相信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自由国家。

带着这种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了大门,并将中国纳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然而,“这种希望破灭了空”。

美国前外交官大卫·舍尔(DavidShear)是五四运动期间驻中国大使馆的官员,他说五四运动强化了他对小日本“不自由”的一贯观点。

他说:“我从来没有相信,只要中国更多地融入国际体系,它就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我从来不相信朝鲜会改革自己,移除自己的权力。

“谈到对小日本的看法,美国政府最高“中国通”迈克尔·米尔斯伯里(MichaelMillsbury)态度的转变是有代表性的。

白邦瑞目前是华盛顿保守智库哈德森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的主任。里根政府时期,他是国防部负责政策制定的助理部长,经常访问中国大陆。

他在20世纪70年代主张美中军事合作,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研究了日本小官员和学者的大量文章后,他的态度改变了180度。

白邦瑞认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被小日本“牵着鼻子走”。原因主要来自五个错误的假设,如认为与小日本接触将带来全面合作,小日本正在民主转型的道路上。

他指出,小日本的领导人诱使美国自满,而小日本试图在2049年超越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

此外,日本一直在欺骗美国,试图在合作的幌子下窃取美国的科学和军事机密,从而加速了美国的退位。

白邦瑞警告说:“西方精英和舆论领袖让公众在看中国时戴上玫瑰色眼镜。

当然,对中国来说,这是正确的做法。

“三十年后,中国著名的人权记者和作家高宇是五四运动期间第一个被捕的人,并因他的话被多次定罪。

1994年11月,她因“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处6年监禁。2015年4月,她被控“非法向国外提供国家机密”,并因在监狱外执行死刑而被判处五年监禁。

2019年,服刑期满后,高宇立即被当局强迫“旅行”。

日本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说,他希望高宇能够真正自由。

他说,“我也是一名反革命分子,服刑期满后被释放,但刑期结束后,我没有被释放。相反,我被关在另一个地方快一年了。

“北京居民孙豹妹在废墟中搭建的避难所——凉亭,被警察和保安拆除了。

十三年前,孙豹妹在西城区被非法出售了一栋公房。她暂时搬进了丰台区的一所周转房。然而,旋转房屋去年被拆除了。她无处可去,不得不露营过冬。

60岁的孙豹妹说:“夏天,帐篷就像蒸笼。太热了,呆不下去了。不拆除凉亭生活太邪恶了。

“在孙豹妹五个多月的露宿街头期间,北京当局每天都派汽车和警察来监视她。孙豹妹用视频记录了这一情况,并将其公之于众。

她说:“让人们知道,那些在没有良知和人性的腐败官员迫害下被强行推倒的人正在流离失所的困境中挣扎。

这是传说中的中国梦吗?“一大早,来自河南省洛宁县的恐怖分子学生陈少敏无故死亡。

陈少敏因信仰原因两次被判非法劳动教养。他于2017年7月再次被判刑,并在河南省新密监狱遭受酷刑。

经医生检查,他的肺都烂掉了。

陈少敏的大哥陈闵月因从事恐怖活动被非法判刑两次。他在监狱里遭受酷刑,并被注射毒针。他死于2010年。

陈闵月的妻子李法英因发布恐怖分子真相于2014年被判四年徒刑。

在审查了俞文生律师一案后,联合国仲裁工作组得出结论认为,俞先生被剥夺自由是因为他和平行使了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权利,并履行了政府授予的权利,这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七条。

工作组说,应立即释放于文生,并根据国际法给予赔偿。

于文生是709年被捕的王张泉律师的律师。他于2018年被非法逮捕,并已被拘留超过16个月。他的律师执业执照也被当局的福利彩票3d2016139取消。

在2015年非法逮捕之后,王张泉律师已经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近四年。

小日本一直无理拒绝王张泉的家人和律师探访他,也拒绝透露他的下落。

今年,日本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王张泉律师四年零六个月监禁,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审判过程完全是一个黑箱操作:没有通知家人,没有听证,没有公开听证,没有报道和重印。

6月1日前夕,河南省受疫苗影响儿童的父母李欣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当局停止打击捍卫自己权利的父母。

李欣的女儿接种疫苗后患了急性脊髓炎,中枢神经系统受损,手脚残疾,不可逆转地恢复正常,也没有药物可治。

他的妻子何梅方捍卫了女儿的权利,并被当局拘留。

李欣写道:“他们只知道如何保持稳定,如何保护自己的工作。这个问题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但是他们已经逮捕了捍卫孩子权利的母亲。已经三个月了。孩子们没有见过母亲。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人性和良知已经被狗咬了吗?”抛弃日本,创造未来“五四”血迹未干,小日本的暴力尚未结束。

今天,中国的“一国两制”已经转变为“一国两制”。日本还试图在香港岛实施严厉的引渡法,以进一步压制人权。

此外,在台湾、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欧洲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小日本已经大规模渗透,侵蚀西方文明的基础,威胁社会稳定。

在经贸领域,小日本没有诚信和原则,公开窃取秘密,破坏经营秩序。

在华为事件中,日本为了报复,大肆逮捕并严厉判刑加拿大公民。

显然,今天的小日本在国内外越来越猖狂和不羁。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两位美国总统的讲话。

1983年,里根总统在全国福音教会协会年会上说:“我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悲惨而奇怪的一章——即使它即将结束。

”他说,“我们今天面临的真正危机是精神危机。从根本上说,这是对道德意志和信仰的考验。

”2017年,特朗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从苏联、古巴到委内瑞拉,那里实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结果是痛苦、毁灭和失败。

那些宣扬可耻意识形态学说的人只会继续让生活在这些残酷制度下的人民受苦。

2018年,特朗普总统补充道:“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

“回顾过去,看看中国满目疮痍的土地,中国人民和世界应该放弃对一个小日本的幻想,不能再让它的阴谋得逞。

放弃邪恶是对共产主义受害者的真正尊重和纪念,也是对自己和人类未来的拯救。

发表评论